案情簡介

被告人:馬某某,男,1995年6月10日出生,漢族,初中畢業,住河南省三門峽市盧氏縣。

辯護人:王愛華、張麗,河南藍劍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害人馬文某與被告人馬某某系父子關系,馬文某家庭教育方式簡單粗暴,常打罵馬某某,使馬某某性格孤僻。2011年馬文某曾將馬某某打傷住院,馬某某曾分別于2015年3月4日至6月5日、2015年6月19日至8月18日兩次在洛陽東都醫院精神科治療,出院診斷為精神分裂癥,經治療好轉出院。2019年3月3日,被告人馬某某在家中因瑣事與其父馬文某發生爭執,兩人廝打中馬某某用鐵錘朝馬文某后腦勺擊打數下,致馬文某當場死亡。經法醫學尸體檢驗鑒定:死者馬文某系被他人鈍性外力作用頭部致重度顱腦損傷死亡。經法醫精神病司法鑒定:馬某某作案時無精神病性癥狀存在,刑事責任能力應評定為完全刑事責任能力。

辦理情況

2019年10月29日,三門峽市人民檢察院以被告人馬某某構成故意殺人一案,向三門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因被告人馬某某可能判處死刑或者無期徒刑,而其因家庭原因又沒有聘請辯護律師,三門峽市中級人民法院通知三門峽市法律援助中心為其指派辯護人。2019年11月11日,河南藍劍律師事務所王愛華律師、張麗律師接受指派,并經馬某某本人同意,擔任馬某某被指控故意殺人一案的辯護人。

辯護人接受指派后,認真查閱了本案的全部卷宗材料,會見了被告人。通過查閱卷宗材料,辯護人對案件情況進行了充分了解。辯護人注意到本案中被告人馬嘯天的特殊家庭環境,以及精神病史。并且,案發后馬某某到所在村委會投案時村委會無人,途中向同村村民稱自己殺人了,讓村民報警,因同村村民認為馬某某精神不正常而未報警。馬某某便返回家里等待,次日下午該村支書王某某知情后向公安機關報警,被告人馬某某明知他人報案,而在現場等待,且抓捕時無拒捕行為,供認犯罪事實。

因此,辯護人確定了辯護方向重點在被告人構成自首,以及本案系家庭糾紛引起的犯罪等方面。2019年11月26日,三門峽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本案進行了公開開庭審理。在庭審中,通過發問、質證等法庭調查環節,將案件事實予以澄清。被告人自首情節也得到了公訴人的認可。

辯護意見

在庭審中,辯護人依據事實及法律,發表了以下辯護意見:

首先,辯護人對公訴機關指控馬某某的行為構成故意殺人罪及基本事實不持異議,但辯護人認為馬某某具有以下依法從輕、減輕處罰情節:

一、本案中,被告人馬某某具有自首情節,依法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

(一)首先,本案中被告人馬某某為自動投案。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處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體問題的意見》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處理自首和立功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相關規定:“犯罪嫌疑人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也應當視為自動投案:(2)明知他人報案而在現場等待,抓捕時無拒捕行為,供認犯罪事實的。”本案中,馬某某的行為即屬于自動投案。

1.案發后馬某某并未逃離犯罪現場,而是在現場等待抓捕。從案發當天至第二天被警察采取強制措施時,馬某某并未積極逃離現場,而是先在村里奔走高呼自己殺了人,要警察來將自己帶走的言論,然后一直停留在案發地附近等待警察到來,其主觀上沒有逃跑的故意,也沒有實施逃跑行為。

2.馬某某主觀上有主動投案的意思表示,在抓捕時無拒捕行為。案發后雖然馬某某因手機被砸壞未主動報案,但其所處位置可以清楚看到案發現場的情況,在看到他人進入案發現場,且明知有人報警的情況下仍然在原地等待,在警察實施抓捕時積極配合,無反抗行為。

(二)馬某某到案后能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

被告人馬某某到案后,能如實供述,認罪態度好。馬某某的幾次口供中都承認自己實施了殺害馬文某的犯罪行為,對犯罪事實供認不諱,無翻供行為。這一事實,從對馬某某的訊問筆錄以及公安機關的起訴意見書中均可證實。

因此,辯護人認為馬某某的行為符合自首的構成要件,應當依法認定其具有自首情節,對其從輕或減輕處罰。

二、本案系由家庭糾紛引發的犯罪,且被害人存在過錯。

從庭審查明事實來看,本案的發生系家庭成員內部因家庭糾紛引發的犯罪。

1.馬某某與馬文某系父子關系,雙方關系較為緊張,經常會因瑣事發生爭吵、打架。案發當天,馬文某因為工作原因與馬某某發生爭吵,導致矛盾激化,進而在打斗過程中馬某某將馬文某殺害,本案明顯是由家庭糾紛引發,依法應酌情從寬處罰。

2.本案中馬文某存在明顯過錯。從馬某某的成長經歷可以看出,馬文某對馬某某的教育方式較為野蠻粗暴,經常會對馬某某實施暴力行為,導致馬某某出現嚴重的精神障礙。在案發當天馬文某先對馬某某進行謾罵,言語種帶有“馬某某,你還得活不得活”的言論,且馬文某手中持有鐵錘,這給從小就遭受馬文某暴力的馬某某來說,造成一種馬文某要打死他的錯覺,從而對馬某某的精神產生強烈刺激,進而引發犯罪。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見》第22條的規定,對于因家庭糾紛等民間矛盾激化引發的犯罪,因被害方過錯或者基于義憤引發的或者具有防衛因素的突發性犯罪,應酌情從寬處罰。

三、案發時馬某某精神存在異常,并非具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人。

雖然馬某某的精神病鑒定意見書表示:“馬某某在在作案時無精神病癥狀存在,具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但結合本案的實際情況以及馬某某的幾次訊問筆錄可以看出馬某某作案時精神存在異常,理由如下:

1.馬某某本身患有“精神分裂癥”,于2015年6月19日到洛陽東都醫院住院治療,臨床表現有“多疑、暴躁、易怒、行為沖動、被害妄想等”,后雖好轉出院,但并沒有完全康復,受到刺激極易引發精神異常。

2.馬某某與馬文某父子關系緊張,馬文某對馬某某常有暴力行為。案發當天,馬某某與馬文某曾發生爭吵,且馬文某手中持有鐵錘,這就極容易對馬某某的精神造成刺激,從而導致馬某某出現幻覺,誘發精神疾病。

3.雖然馬某某對殺害馬文某的行為能夠多次重復描述,但從馬某某的幾次訊問筆錄中可以看出,馬某某對案發時的許多情節出現記憶混亂,邏輯不清的供述,比如對案發時間、案發的具體經過以及雙方在扭打中的倒地狀態的表述都存在著反復和差異,且馬某某在口供中多次提到其后背、肩膀及后腦勺被馬文某用鐵錘和鐵棍擊打,但經民警檢察馬某某身體上并無出現傷痕。這也可以反映出馬某某當時的精神狀況已經混亂,出現了嚴重的幻覺。

結合上述情況,辯護人認為馬某某在案發時精神存在異常,雖然被鑒定意見為馬某某作案時具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人。但結合馬某某自身精神疾病及案發時的具體狀況,辯護人認為不能將馬某某作為具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人進行處罰,建議對其從輕、從寬處理。

四、被告人馬某某能認罪態度好,自愿接受處罰,依法可以從寬處理。

被告人馬某某在案發后,不僅自動投案,如實供述。一直能夠配合司法機關調查,如實坦白,而且自愿認罪認罰。根據我國《刑事訴訟法》以及兩高三部《關于適用認罪認罰制度的指導意見》的規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認指控的犯罪事實,愿意接受處罰的,可以依法從寬處理。

五、被告人馬某某系初犯、偶犯,此前無違法犯罪行為,可以酌情從輕處罰。

被告人馬某某之前并無違法犯罪行為,此次雖然犯有故意殺人的罪行,也有特定原因。其對社會上公眾并非具有嚴重的人身危險性。因此,可以酌情對其從輕處罰。

綜上,辯護人認為雖然馬某某實施了故意殺人的犯罪行為,但基于上述從輕、減輕處罰情節,結合我國寬嚴相濟的基本刑事政策,建議貴院對馬某某從寬、從輕處罰,對其可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

裁判結果

2019年12月16日,三門峽市中級人民法院對馬某某故意殺人案做出判決。

法院認為,被告人馬某某因家庭瑣事持鐵錘擊打被害人頭部,致一人死亡,手段殘忍,后果嚴重,其行為已構成故意殺人罪,依法應予嚴懲。公訴機關指控罪名成立,應予支持。被告人馬某某在案發后向所在基層組織及群眾做出投案表示,在明知他人報警后仍在現場等待,且抓捕時無拒捕行為,供認犯罪事實,是自首,依法可從輕處罰。馬文某的家庭教育方式、馬某某所處家庭環境及不能理性處理家庭矛盾的態度,最終導致本案發生,被告人馬某某當庭認罪悔罪,愿意接受處罰,故對其可以依法從寬處理。辯護人的辯護意見經查屬實,予以采納。

鑒于本案系家庭矛盾引發,被告人馬某某具有自首、認罪認罰等從寬情節,綜合本案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和社會危害程度,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條、第六十七條、第六十一條之規定,判決如下:被告人馬某某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

 


三門峽律師|三門峽律師網:河南藍劍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明珠信息港
地址:河南省三門峽市永興街市司法局南 郵政編碼:472000  電話:0398-3690909

今晚最快开奖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