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判長、審判員:

被告人燕某涉嫌故意傷害一案,經三門峽市中級人民法院指定,受三門峽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由我擔任其二審的辯護人,接受指派后,辯護人詳細查閱了相關案卷材料,由于冠狀病毒疫情特殊情況,無法會見被告人,但認真研究了上訴狀,對本案已經有了全面的了解,辯護人對一審判決中的認定罪名沒有異議,但認為一審量刑過重。現就本案量刑的事實和情節提出以下辯護意見:

一、燕某在共同犯罪中為從犯,依法應當減輕處罰。

綜合本案的事實和證據材料來看,事情的起因是水某與孫某醉酒,霍某和受害人水某、孫某發生爭吵,霍某朝水某臉上扇了一巴掌,繼而發生了本案,該事實由被告人潘某、被告人燕某及現場證人杜某予以證實,并且證人杜某在2019年8月6日27分第三次詢問筆錄中:“是因為什么發生的打架,你是否清楚?答:我的酒吧是我和饒某合伙開的,饒某和水某以前一直在一起,兩人還有一個孩子,現在饒某和霍某是朋友關系,所以發生了打架,可能是因為這個原因。”以上事實可以印證,本次犯罪事故顯而易見是基于霍某、饒某與水某之間的感情糾葛產生,而從參與過程來看,燕某見到霍某與受害人發生爭執,基于哥們義氣,幫忙參與,燕某不是案件的引發者。并且根據燕某的陳述其打擊的都是水某頭部,并未動手打孫某,因此燕某的行為不足以造成鑒定意見書中所述水某腹部損傷輕傷一級及孫某損傷為輕傷二級。

因此,在本起共同犯罪中,燕某不是本案的引發者和主要實施者,其行為也不是造成受害人受傷的主要原因,在整個侵害行為中只是作為一個參與者,所起作用較小,應認定為從犯。而一審判決并未考慮該從犯情節,二審法院應當查清事實,依法對被告人燕某進行改判。

二、被害人對本案件的發生存在一定的責任。

通過本案的中所有案發當事人及證人的陳述可知本案發生的起因是水某與孫某因醉酒并無辜謾罵霍某等人,被害人對此亦有相應的責任,如果受害人當時不醉酒罵人激起雙方的矛盾,相信這起傷害案是不會發生的。因此,在量刑上法庭應考慮被害人的過錯責任,根據罪行相適應的原則對被告人適當減輕處罰。

三、被告人燕某犯罪行為的主觀惡性和社會危害性較小。

燕某在歸案后,能如實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實,具有坦白情節,這是一審判決認定的事實。另一方面,燕某既往表現好,一直遵紀守法,無犯罪前科,本次參與犯罪,也是酒后基于哥們義氣,一時沖動,屬偶犯、初犯,其犯罪行為主觀惡性不大,社會危害性較小。

綜上所述,辯護人認為原審判決在對燕某定罪量刑中,未客觀認定其為從犯,未充分考慮到上述從輕、減輕情節,導致量刑過重。因此,辯護人請求貴院能夠充分考慮燕某的上述情節,撤銷原審判決,按照我國刑罰懲罰與教育相結合的方針,對被告人燕某寬大處理,以達到感化教育的功效,也重新給其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

以上辯護意見,請合議庭考慮并予以采納。謝謝!

                                                辯護人:趙阿麗

                                                河南藍劍律師事務所

                                                    00二十九


三門峽律師|三門峽律師網:河南藍劍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明珠信息港
地址:河南省三門峽市永興街市司法局南 郵政編碼:472000  電話:0398-3690909

今晚最快开奖现场直播